siriri

【合抱之木,生于微末。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欢迎来到月球表面,请务必小心脚下】


【阅读中…】

【每个少年终将死去】

【热血之心却永远不会冷却】

【说着这样话语的我却是个糟糕的家伙】

【就这样让我自己吞食着孤独吧】



不撕逼我们还是好朋友,页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了也千万别慌,被吓到的肯定不止你一个。

一只大一的叶all党主吃叶周,怜瑶,爱好繁杂,吃耽美吃百合吃言情也吃四爱,有轻微的社交恐惧,正努力克服中



如果有人能喜欢我写的大概连故事都算不上的文字,那么一定是比我惧怕在外人前出丑还要重要的了。

想成为光

随笔存档

进坑飞快,退坑的也飞快,可能我就是这么一个特别无情的人吧,哪怕嘴上说着喜欢,到底是不是,过一段时间就能体现出来了,答案就在那里,我不喜欢。
我从小就是共感比较缺失的人,我完全体会不到被爱着的感觉,也没有体会过爱人的情感。
我喜欢上一个角色的原因,永远像投骰子一样的未知又简单,也许是一时的心情好,他就成为了我“喜欢”的角色,也许只是他的发色或者自身配色是我喜欢的,我就“喜欢”上了,总之都是一些很肤浅又没必要的东西。

但是喜欢又到底是什么,是在空间看到有关他的说说就要转的同时疯狂的吐露包含爱意的词?是在亲友们面前表露对他的“爱意”?

我也是一个十分肤浅又没有必要的人,写着粗鄙的文字,做着让人恶心的梦,现在回过头,自己写的都是什么?矫揉造作的文字,无病呻吟的情感,总总交杂看的人头皮发麻。

总感觉有点累了,买谷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感觉有点想吐了,冷静一段时间吧

喜欢一个纸片人永远比喜欢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要来得容易多了,有时候并不是真的喜欢,而是名为喜欢的情感想要窜出体外,寻找一样东西依附着,而我又认为,纸片人是最好不过的载体罢了。

再怎么样,也只是纸片人而已。

对他的爱,究竟是爱又是自我的催眠呢。

我分不清。

但是在体会“喜欢”他的时候我是开心的,冷静下来后我是被一种莫名的情绪所笼罩,宛若被无形的手扣着喉咙,恶心又痛苦的想要呕吐。

十分的厌恶这样的自我。

可是那股情感终归是要有个载体依偎的。

                                                              17.12.25

不会上色所以是黑白的😂
最近贼鸡儿迷的小哥哥黄钻
每天都沉迷着pr伊尔洛的灰丝/////////

(叶喻黄)秘密情事 被河蟹了……有人想看的话我去弄个微博链接吧
一台玩具车都好意思河蟹(摔),我可以说是很生气了!

有人还要看吗,需要的留言一下(小红心的话,我真心不知道你需不需要),超过五个人我去弄个微博链接吧(抠鼻),因为不会弄,感觉挺麻烦的样子,如果大家都看的差不多的话,我就不弄了

(叶吴)山雪初融时 01

突然想写个古风修仙的……

标签大概就是:青梅竹马,天作之合,阴差阳错,破镜重圆,这几个😂

可能会有十分厉害的ooc

大概会写个三四章的样子

  00

  “大师兄,有人找您。”

  身后传来这么一道声音。

  吴雪峰静静回首,此时的他眼神平静毫无波澜,头发高高束起,像一道黑色瀑布倾洒而下,衬得他肌肤雪白,气质出尘。

  他垂着眼,端的是副淡漠出尘的姿态,看上去就像是所有人想象中的那副仙人模样,冷淡,而高贵出尘。他是这一个山门里面最令人尊敬令人崇拜的对象。

  他曾经被这一山门的掌门称之为道心天成,乃万中无一的天才,百年难得一遇。

  心智坚定,又不失智慧,再加上天生道心,实在是天生便已半只脚踏入仙门的仙缘福厚之人。

  这样子的人,哪怕是半途才开始寻仙拜道,也远非他这种没有天赋的平庸之人可以追赶的存在。

  山门中的门徒敬他,又想靠近他,可他想块千年寒冰一样,冰冷的渗人骨髓。

  他恭恭敬敬的跟这大师兄说道:“首座,山门处有人来寻你,说他是你俗世中的兄弟,乃生死之交,此行来特意和你见上一眼。”

  吴雪峰回首,问道:“他是不是叫叶修。”虽然用的疑问句,到语气却十足的肯定。

  “是的。他这一行来路不易,若非心诚也难到山门,私以为,若非真情切意,嘴上的空口几句,是断不能使他以一介微末凡人之身走到山门口处。想到如此,便将他请去羽轩休息了。”

  然而他心想,何止是难,任何山门都设有屏障,虽说遇强则强,可是对凡人来说哪怕是最弱的屏障也是可以让人九死一生了。

  “他确实与我是故交,也确实是挚友兄弟。”吴雪峰说道,便起身“我去和他见上一面。”说道他捏了个法诀,便腾空而起,直直飞向那羽轩,行动有条有理,然而泰然自若的神情却掩不住他颤抖的双手。

  01

  白雪皑皑的雪地之中 ,一身黑色的叶修显得十分的显眼,他站在云轩内轻轻的扶上了院内的梅花,不经意间回头时,便看到了那凌空而来的吴雪峰。

  叶修想了很多回,见到了吴雪峰是什么情形,他想过很多不同的情形,而此刻是他想象中最经常出现的――他变了。

  吴雪峰以前是温柔的,他是新春的微风,是温和的暖阳,是树荫的凉爽,他喜欢笑,他是老好人,他爱安抚叶修。他是有情人间低喃的情话,他让人沉迷,也让人欣喜。只要瞧上他一眼,哪怕只是远远的一眼,就会让叶修心花怒放,仿佛触及轻微柔软的毛团,心也便像春水一样化了。

  可吴雪峰他变了。

  叶修远远的看着他,仿佛在看着一个遥远的梦,那一眼就仿佛定格在了当年。而吴雪峰的眼神却平淡而毫无情意,叶修想,他本来想问很多的,可是见了面却都说不出了。

  叶修笑道:“我是来见你最后一面的,从此往后,你我也不过殊途。一饮一啄,皆为天数。从前是我太贪心了,日后便不要相见了。”

  吴雪峰听了心中带着疑惑,可他冷心冷情的修行惯了,一时间也拿不出什么真情切意去待叶修,也不知该如何问出,你怎的说出如此绝情的话语。他想了想后回叶修:“你我兄弟情谊绝无虚假,殊途最后也不过同归,何需如此言语。”

  叶修听了反倒脸色冷了下来:“倘若你没有真情,又何须惺惺作态,你若是怕这种不光彩的事情被知道,也不必来见我,只当做我是个不要脸,想沽名钓誉的人便好了。”

  吴雪峰一时不知如何言语,也不知叶修这个幼时的至交兄弟为何会突然变得咄咄逼人,只好说:“我并没有这般想法。”

  “那我也就告辞了,我们之间,不,是你我之间早已不似从前了,你走的时候我就该知道的了。”叶修说。

  “你是恼我当初走的时候没和你道别?”吴雪峰问。

  “到底为甚,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我要走了。”叶修说道便转身,打算要离开了。

  吴雪峰盯着他的背影,按道理来说,自他踏入山门求道之后,从未有人敢这般下他面子,他应该内心会有不满和些微的怒意,可他望着叶修,心中便不住的生出怜意,仿佛一下子变得十分的低微,落到了尘埃之中。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受,让他疑惑,又心生悔意,他想,我该好好的跟他说一说的,他原本也就只是个孩子,我又与他交情最好,我突然离他而去,他怎能受得了,而他不辞万里而来只为与我见上一面,我却如此冷漠待他,他心中定是十分的难受。

  但叶修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一踏入屏障,便如水滴落入了江河,再也见不着了。

  吴雪峰是想要追上的,可他被山门规矩要求,为了安全只有在请示了师长前辈才可离开山门。于是他只能望着那里,心中不住的后悔,我当时就该追上去的。

  所有山门为了保护门徒的安危和万世的传承,都设有屏障 ,也就是护山大阵,所意在于不让心有歹意的外人随意进入,而硬闯也大多落得非死即残。

  而叶修这种,大抵就是算硬闯了。

  他在上山时便受了不小的伤,所幸守山门的那位弟子心善,给他了颗治愈大部分伤口的丹药,还让他换了身衣裳。

  叶修逞强的往屏障内一走,便又感受到了那股可怕的痛意,咬咬牙,便继续走了下去。他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最差不过一死。

  02

  万幸的是他下了山,虽然从此以后他便落下了暗疾。他下山后便找了个当初游历的地方安置了下来。

  那里四季如春,鲜花常开,连风中都像是弥漫了花朵的芬芳。

  他年少背井离乡,家中父母早逝,这几年来也混的很不是样子,如今打算好好的过下去了,也便仔细的想了下该如何是好。

  他给别人跑堂,从最低微的做起,也给人抄书赚钱糊口。

  渐渐的,别人都开始接受了他,觉得他是个勤快又上进的小伙子,虽然偶尔讲话直接了一点让人觉得嘴贱,但确实是个不错的人。

  哪怕后来他没有娶妻也没有孩子,只因为他曾说过他这一生只爱一个人,旁的人他是断不会再爱的了。其他人也是没怎么背地里嚼舌根,反倒更敬重他几分。

  后面他老死了,这些零碎的琐事也就这般过去了。

  可这些并不是结尾,因为正在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那一刻,叶修他成仙了。

叶all或叶攻 刘卢 投票点文

小透明为了小时候喜欢的漫画人物卖身站街,你们有想要点文的吗,也可以指定我更文,点文的自带梗过来
只要投一票给姬怜美随便你点什么(一人限点一篇),你叫我开车我也开给你QAQ,ball ball你们了,360鞠躬,这里已经想不出什么法子拉票,只好卖身站街QAQ,出卖微薄的劳动力
这个期限一直到这个投票结束活动,所有点文留言的都有效,请不要没有投票就来点文伤害我的心,老透明难得趴回坑,求温柔对待,已经打算好了卖身一年还债了orz

我在此发誓我如果不更投票点文我是狗∪・ω・∪,请大家帮我投个票谢谢

另类占tag致歉(毕竟带了点无关tag的内容)

附上链接:http://vote.weibo.cn/poll/138370622

手机党不方便点链接投票的话请翻一下评论,评论里面有链接,谢谢大家啦

趁今天天气比较好试了一下,还不错……

就是胸前那一片真的超级让人糟心,第三颗扣子和第四个扣子那里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不会平整,侧面可能会看到里面……(很迷)

无药可救的高p狗

都是假的

(叶吴)夜访吸血鬼 01


诈一下尸,咸鱼的垂死挣扎……

想尝试一下稍微内容深刻点的题材
浅谈自己的微薄之见
不知道什么视角练笔之作
年龄差
少年叶×活了上w年的吸血鬼吴

00

我是个无名的三流小说家。

关于为什么我不火的原因,在于我是个想象力十分枯竭的人,我所会的只是用妙手回春一般神乎的不得了的美丽文字去叙述故事,但是现在的读者越来越挑剔,我的处境尴尬的就好比画风精美但分镜完全没有张力的漫画家,所以我的小说只能哄哄小姑娘,只能叫三流。

按照这样的人设真的很难不走偏,去成为个抄袭大家。但我一向是个很坦诚的人,不爱干这种事情,多亏了一个友人的提议,我才发现了个通向成名小说家的道路!

去收集真人素材并且加工成小说,这简直是不能更天才的想法了,还有一点很重要为了不能轻易跟人撞素材和梗,我决定去拜访一个绝对没可能有人知道的“人”。

01

说了我很坦诚,所以我不爱卖弄关子,这个“人”其实是吸血鬼,第一也是最后的一位吸血鬼,为什么说他是人也只不过因为他爱上了个人类,然后为了他成为了个人,虽然身体依旧是吸血鬼,但内心完完全全的同人类一般。

这种一看就很会受少女喜欢的内容简直不能更适合我了。

关于我为什么认识他…也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现在的我就走进了他的陵墓,敲开了他的棺材,跟他说明了来意。

他是个温柔的吸血鬼。

这个原本内心冰冷的吸血鬼在拥有了人类的内心后老好人的不像话,他听到我的请求之后也只是稍带着点微笑说道“这个故事大概不怎么动听”

但我想在就算在不好听你好歹也有个颜,随便写写加工一下还是能哄住小姑娘的,反正再差也不过三流写手。这么看来我的心态真的很难让我成为知名作家呢。

但在我强烈要求下他还是说了。

02

很久以前世界并不是这幅模样,那时候的大陆板块还没有开始漂移,还是一块大的不可思议的诸多板块集结的大陆。

大陆上有着不同的王国林立,势力最为强大的就是联合政府,包含了上百个国家的政府和数百万的军队联合不得不说厉害。

而世界政府之上还有更为超然的存在,十三英王。最早组建也是最早加入世界政府的十三个王国,因为他们地位的超然,统治者被称为英雄的王者,简称英王。

而吸血鬼所爱的那个人就是未来的英王,一位逃家的十二岁少年。

他那时策马而来,快如疾风,直直冲进了吴雪峰居住的森林,同时也撞进了吴雪峰的心里。

静谧的森林仿佛也因为了他的到来,时间开始了流动。那以后森林就多了许多生机,不再安静的仿佛是个死地。而吴雪峰冰冷枯涸的蜷缩起来的心,也渐渐舒活起来。

就连吴雪峰自己也没发现,他笑起来的次数多了不少。

03

少年的离家出走不是任何的意气之举,相反他一直怀着极为高尚赤诚的心来对待每样事物。他总有最优越的出身和最优秀的天赋,他自信是世界未来的主导者,他能听到万物的声音,他有着未来一定能成为强者的信念。

直到有一天他开始疑惑了,迷茫了。在之后便离家出走,决意自己追寻答案。因为他明白,除了亲眼出去看,否则不可能有任何的感想。

名为湖中天的未来英王住所,是极尽奢华的集结,是人间最美的艺术杰作。那里的生活足以让任何一位人忘掉忧愁,而叶修则是个意外,他的性格与这里的其他英王预备役格格不入。

他总是想的太多也太深了。教导他的学者总是这么感慨。他是个十分聪慧的人,以至于他的目光总是眺望向更远的地方,向着那未知的地平线,这让他与其他英王候选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但他又是优秀的,他无论在什么方面都总是最好的那一个。人们只能无奈的归咎于天才亦或者优秀者总是孤独的这一点上。

但他知道并不是这样的,只是因为他较这湖中天里的人清醒,然而清醒的人确实孤独又痛苦的。

哪怕是身处湖中天的时候他也听到了很多的声音,有痛苦的,有喜悦的,有悲伤的,有愤怒的…甚至还有连“声音”都发不出的。众生万象,林林总总,不外乎是喜怒哀乐,可为什么他听到的总是那么的揪心?明明这听到的都和以往就有的现象相差无几。

后面一位前来教导他的一名学者告诉他,他这是一种进步的,超越时代的思想开始萌芽。

那位温柔的女性学者说,我并不能直接的教您什么,只有您亲自去体会、去认识,您才会明白,才会真的得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您明白了真正的一切并且愿意付出,我想您应该可以带动现状的改变。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年轻的少年注视着面前年迈的学者,即使她脸上爬满了褶子,岁月践踏了她的容貌,可她的眼睛依旧像少女那样清澈而温柔。“我觉得你和我们都不同。”少年说。

“不,我和您一样的。我也怜悯着那些人们。”学者说。

少年深深的望了一眼学者,却没有再说反驳的话语了,像他这样心思通透的人,很难不知道她是在故意扭曲话语的意思。

“愿您的勇气总是给予你无尽的力量,而聪慧带给你无数的帮助。”女学者说完便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04

是这个时代的不对吗,未来的英王开始疑惑,他开始了思考,事实上他从未停止过对一切的探索和思考,可他还太年幼,又没有去亲眼目睹过这世间的种种,以至于他总是不得其解。

他总是站在湖中天最高的塔顶上眺望着远方,听着远处的风吹来的声音,想象着那里是什么样子。

后面他想,还是去亲眼看看吧。

于是他动身离开了湖中天。

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直至被湖中天的侍卫和女官们发现他消失的事情。

存一下旧图

自己私设的小裙子(名字是抹茶小姐!),当时画的很爽,开心^ω^

毕竟要想生活过得去,人生总要带点绿(喂!这是全绿了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