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ri

【合抱之木,生于微末。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欢迎来到月球表面,请务必小心脚下】


【阅读中…】

【每个少年终将死去】

【热血之心却永远不会冷却】

【说着这样话语的我却是个糟糕的家伙】

【就这样让我自己吞食着孤独吧】



不撕逼我们还是好朋友,页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了也千万别慌,被吓到的肯定不止你一个。

一只大一的叶all党主吃叶周,怜瑶,爱好繁杂,吃耽美吃百合吃言情也吃四爱,有轻微的社交恐惧,正努力克服中,现在有喜欢的人了。

我会喜欢伊尔洛一辈子。



如果有人能喜欢我写的大概连故事都算不上的文字,那么一定是比我惧怕在外人前出丑还要重要的了。

(叶吴)山雪初融时 02

  他躺在床上正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仿佛神游太虚,轻飘飘的便飞出了身躯之外,神思恍惚间,竟不由得轻轻一笑。顿时便有仙乐响起,金光倾洒而下,祥云飘来,瑞凤相迎,仙子乘风而来拱手道贺。

  贺他断了思念,斩了尘缘,从此位列仙班,不入轮回,不受生老病死之苦。

  飘飘然间他身子越来越轻,转眼便已登仙界。

  叶修成仙了。

  成仙。

  多么令人疯狂的字眼,只是从嘴中吐出,都仿佛是在奢想,古今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成仙,为了修道修仙而抛家弃子,斩俗世的因缘的人不在少数,可纵使付出这般巨大的代价追寻仙迹,飞升成仙的连一成之数都绝然没有。

  而他们所有的幻想,就那么轻易的被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实现了。

  叶修想到了吴雪峰,他是不是也是渴求长生中的一个呢。回忆起往昔都有点因为岁月的蹉跎而变得模糊不清,只是依稀的记得,他们曾经有过一段恋情的,曾经的他们是十分的相爱,虽然因为过分年幼看起来像是年少的轻狂和一时的意乱情迷。可到底是两个自小一起长大,心贴着心的爱侣,虽然看着年龄虽小,却比谁都更爱对方,而他们的情谊也比谁都更真挚。

  那么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他想,是那天,昆仑的人来了,带走了他。

  然后一切戛然而止,所有的一切爱恋与情愫都这么硬生生的开始结束了。

  叶修看着仙界的神仙们朝他露出恭敬的笑容,听着他们向他祝贺他历劫归来。可是他却感觉到了茫然还有不知所措,所有在凡间的那些喜怒哀乐、那些热烈在心中冲撞的情绪就都好像轻飘飘的泡沫一样,那么轻易的就没了。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很不一样,不像自己当初还是凡人的时候,不像个拥有七情六欲的人,而是个标准的神仙了。他也有点能够了悟为何神仙一直超然脱俗,能脱离七情六欲了。

  从凡间到天界的第一个必经之地是断念梯,只要是朝着它往上就会慢慢的洗练心灵,断绝情念,看淡一切。而第二个便是往生池,追溯前世,历经万千。但凡是人类飞升上界的总归是要经历这数道洗礼。

  于是叶修也想起来了自己活了数万年的事实了。还想起吴雪峰,他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待着吴雪峰呢。也许依旧还是对他抱有着爱意,当初的种种到底却已经微弱的像种子深埋土中,也许有日终将发芽,可如今却可以当做无事发生一样的淡然。他从来不否认爱的伟大,可对于他来说当时间一扩大到数万年,短短几十年的爱与恨就像轻烟一样袅袅却短暂,就那样淹没在了时间的长河里,也许会是某日后来的轻叹,可现在总归是已经再生不起任何波澜了。

  神仙的日子很悠闲,大抵是因为寿命太长,从来不着急着做某样事情,导致大多数神仙都变成了拖延症晚期。而叶修就是被腐蚀的好例子,从凡间刚回来的他曾经有段相对于其他仙界神仙算是勤快的不得了的日子,可过了一段时间后,反倒懒得无人能及,众多神仙们也只能叹息这大概就是天性吧。

  而在某天的钟声响起后,又有新人到来了。 那位新来的仙友,个子高挑、身材消瘦,生的一副难得的好皮囊,更难得的是他那出乎意料年轻的身躯和他那温柔又富有神采的双眼。一瞬间便成了诸多颜狗神仙的至交好友。融入已然有了小圈子又错综复杂的神仙相互的关系中,简直轻松快活。

  叶修听着自己府内仙童说着这些话,又思绪飞得极快的,想到了自己刚飞升上来时,面对之前自己留下的颇多矛盾,倒是头疼了半天。几乎是十步一个有过节神仙的地步。这年轻的新人神仙虽是飞升困难了一点,却难得没有前尘干扰,真的是再好不过了。便又叹了口气感慨自己果然是因为过于优秀,而难免不与别人结下冤缘。全然忘记了自己之前对待他人的嘴脸到底是个怎么直白又尖锐的程度了。 于是他颇为满意的给自己定位了个无辜白莲的角色,就开始想着要让大家感受他不动声色的“爱”,来让大家知道不应当因为他优秀而这样对他。就从新人神仙开始吧,叶修愉快的想,新人没有那么多固有的刻板印象,应该很好洗脑吧。

  那位新人仙友穿着蓝长袍,施施然的走在路上,只见潜伏已久的叶修,一下便窜了出来,而后便呆住了。

  印入眼中的,那张清风朗月般的脸那么的熟悉――可不就是吴雪峰吗。

  他不禁突然回忆起了过去。

  

――――――――――――――――――――――――――――――――――――――

浪了许久,终于想起自己快要遗忘的诸多坑,连忙掏出大纲(并不存在的x),撸出了一点剧情,之后大概会陆续的填坑的。。。。

随笔存档

进坑飞快,退坑的也飞快,可能我就是这么一个特别无情的人吧,哪怕嘴上说着喜欢,到底是不是,过一段时间就能体现出来了,答案就在那里,我不喜欢。
我从小就是共感比较缺失的人,我完全体会不到被爱着的感觉,也没有体会过爱人的情感。
我喜欢上一个角色的原因,永远像投骰子一样的未知又简单,也许是一时的心情好,他就成为了我“喜欢”的角色,也许只是他的发色或者自身配色是我喜欢的,我就“喜欢”上了,总之都是一些很肤浅又没必要的东西。

但是喜欢又到底是什么,是在空间看到有关他的说说就要转的同时疯狂的吐露包含爱意的词?是在亲友们面前表露对他的“爱意”?

我也是一个十分肤浅又没有必要的人,写着粗鄙的文字,做着让人恶心的梦,现在回过头,自己写的都是什么?矫揉造作的文字,无病呻吟的情感,总总交杂看的人头皮发麻。

总感觉有点累了,买谷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感觉有点想吐了,冷静一段时间吧

喜欢一个纸片人永远比喜欢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要来得容易多了,有时候并不是真的喜欢,而是名为喜欢的情感想要窜出体外,寻找一样东西依附着,而我又认为,纸片人是最好不过的载体罢了。

再怎么样,也只是纸片人而已。

对他的爱,究竟是爱又是自我的催眠呢。

我分不清。

但是在体会“喜欢”他的时候我是开心的,冷静下来后我是被一种莫名的情绪所笼罩,宛若被无形的手扣着喉咙,恶心又痛苦的想要呕吐。

十分的厌恶这样的自我。

可是那股情感终归是要有个载体依偎的。

                                                              17.12.25

不会上色所以是黑白的😂
最近贼鸡儿迷的小哥哥黄钻
每天都沉迷着pr伊尔洛的灰丝/////////

(叶喻黄)秘密情事 被河蟹了……有人想看的话我去弄个微博链接吧
一台玩具车都好意思河蟹(摔),我可以说是很生气了!

有人还要看吗,需要的留言一下(小红心的话,我真心不知道你需不需要),超过五个人我去弄个微博链接吧(抠鼻),因为不会弄,感觉挺麻烦的样子,如果大家都看的差不多的话,我就不弄了

(叶吴)山雪初融时 01

突然想写个古风修仙的……

标签大概就是:青梅竹马,天作之合,阴差阳错,破镜重圆,这几个😂

可能会有十分厉害的ooc

大概会写个三四章的样子

  00

  “大师兄,有人找您。”

  身后传来这么一道声音。

  吴雪峰静静回首,此时的他眼神平静毫无波澜,头发高高束起,像一道黑色瀑布倾洒而下,衬得他肌肤雪白,气质出尘。

  他垂着眼,端的是副淡漠出尘的姿态,看上去就像是所有人想象中的那副仙人模样,冷淡,而高贵出尘。他是这一个山门里面最令人尊敬令人崇拜的对象。

  他曾经被这一山门的掌门称之为道心天成,乃万中无一的天才,百年难得一遇。

  心智坚定,又不失智慧,再加上天生道心,实在是天生便已半只脚踏入仙门的仙缘福厚之人。

  这样子的人,哪怕是半途才开始寻仙拜道,也远非他这种没有天赋的平庸之人可以追赶的存在。

  山门中的门徒敬他,又想靠近他,可他想块千年寒冰一样,冰冷的渗人骨髓。

  他恭恭敬敬的跟这大师兄说道:“首座,山门处有人来寻你,说他是你俗世中的兄弟,乃生死之交,此行来特意和你见上一眼。”

  吴雪峰回首,问道:“他是不是叫叶修。”虽然用的疑问句,到语气却十足的肯定。

  “是的。他这一行来路不易,若非心诚也难到山门,私以为,若非真情切意,嘴上的空口几句,是断不能使他以一介微末凡人之身走到山门口处。想到如此,便将他请去羽轩休息了。”

  然而他心想,何止是难,任何山门都设有屏障,虽说遇强则强,可是对凡人来说哪怕是最弱的屏障也是可以让人九死一生了。

  “他确实与我是故交,也确实是挚友兄弟。”吴雪峰说道,便起身“我去和他见上一面。”说道他捏了个法诀,便腾空而起,直直飞向那羽轩,行动有条有理,然而泰然自若的神情却掩不住他颤抖的双手。

  01

  白雪皑皑的雪地之中 ,一身黑色的叶修显得十分的显眼,他站在云轩内轻轻的扶上了院内的梅花,不经意间回头时,便看到了那凌空而来的吴雪峰。

  叶修想了很多回,见到了吴雪峰是什么情形,他想过很多不同的情形,而此刻是他想象中最经常出现的――他变了。

  吴雪峰以前是温柔的,他是新春的微风,是温和的暖阳,是树荫的凉爽,他喜欢笑,他是老好人,他爱安抚叶修。他是有情人间低喃的情话,他让人沉迷,也让人欣喜。只要瞧上他一眼,哪怕只是远远的一眼,就会让叶修心花怒放,仿佛触及轻微柔软的毛团,心也便像春水一样化了。

  可吴雪峰他变了。

  叶修远远的看着他,仿佛在看着一个遥远的梦,那一眼就仿佛定格在了当年。而吴雪峰的眼神却平淡而毫无情意,叶修想,他本来想问很多的,可是见了面却都说不出了。

  叶修笑道:“我是来见你最后一面的,从此往后,你我也不过殊途。一饮一啄,皆为天数。从前是我太贪心了,日后便不要相见了。”

  吴雪峰听了心中带着疑惑,可他冷心冷情的修行惯了,一时间也拿不出什么真情切意去待叶修,也不知该如何问出,你怎的说出如此绝情的话语。他想了想后回叶修:“你我兄弟情谊绝无虚假,殊途最后也不过同归,何需如此言语。”

  叶修听了反倒脸色冷了下来:“倘若你没有真情,又何须惺惺作态,你若是怕这种不光彩的事情被知道,也不必来见我,只当做我是个不要脸,想沽名钓誉的人便好了。”

  吴雪峰一时不知如何言语,也不知叶修这个幼时的至交兄弟为何会突然变得咄咄逼人,只好说:“我并没有这般想法。”

  “那我也就告辞了,我们之间,不,是你我之间早已不似从前了,你走的时候我就该知道的了。”叶修说。

  “你是恼我当初走的时候没和你道别?”吴雪峰问。

  “到底为甚,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我要走了。”叶修说道便转身,打算要离开了。

  吴雪峰盯着他的背影,按道理来说,自他踏入山门求道之后,从未有人敢这般下他面子,他应该内心会有不满和些微的怒意,可他望着叶修,心中便不住的生出怜意,仿佛一下子变得十分的低微,落到了尘埃之中。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受,让他疑惑,又心生悔意,他想,我该好好的跟他说一说的,他原本也就只是个孩子,我又与他交情最好,我突然离他而去,他怎能受得了,而他不辞万里而来只为与我见上一面,我却如此冷漠待他,他心中定是十分的难受。

  但叶修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一踏入屏障,便如水滴落入了江河,再也见不着了。

  吴雪峰是想要追上的,可他被山门规矩要求,为了安全只有在请示了师长前辈才可离开山门。于是他只能望着那里,心中不住的后悔,我当时就该追上去的。

  所有山门为了保护门徒的安危和万世的传承,都设有屏障 ,也就是护山大阵,所意在于不让心有歹意的外人随意进入,而硬闯也大多落得非死即残。

  而叶修这种,大抵就是算硬闯了。

  他在上山时便受了不小的伤,所幸守山门的那位弟子心善,给他了颗治愈大部分伤口的丹药,还让他换了身衣裳。

  叶修逞强的往屏障内一走,便又感受到了那股可怕的痛意,咬咬牙,便继续走了下去。他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最差不过一死。

  02

  万幸的是他下了山,虽然从此以后他便落下了暗疾。他下山后便找了个当初游历的地方安置了下来。

  那里四季如春,鲜花常开,连风中都像是弥漫了花朵的芬芳。

  他年少背井离乡,家中父母早逝,这几年来也混的很不是样子,如今打算好好的过下去了,也便仔细的想了下该如何是好。

  他给别人跑堂,从最低微的做起,也给人抄书赚钱糊口。

  渐渐的,别人都开始接受了他,觉得他是个勤快又上进的小伙子,虽然偶尔讲话直接了一点让人觉得嘴贱,但确实是个不错的人。

  哪怕后来他没有娶妻也没有孩子,只因为他曾说过他这一生只爱一个人,旁的人他是断不会再爱的了。其他人也是没怎么背地里嚼舌根,反倒更敬重他几分。

  后面他老死了,这些零碎的琐事也就这般过去了。

  可这些并不是结尾,因为正在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那一刻,叶修他成仙了。

叶all或叶攻 刘卢 投票点文

小透明为了小时候喜欢的漫画人物卖身站街,你们有想要点文的吗,也可以指定我更文,点文的自带梗过来
只要投一票给姬怜美随便你点什么(一人限点一篇),你叫我开车我也开给你QAQ,ball ball你们了,360鞠躬,这里已经想不出什么法子拉票,只好卖身站街QAQ,出卖微薄的劳动力
这个期限一直到这个投票结束活动,所有点文留言的都有效,请不要没有投票就来点文伤害我的心,老透明难得趴回坑,求温柔对待,已经打算好了卖身一年还债了orz

我在此发誓我如果不更投票点文我是狗∪・ω・∪,请大家帮我投个票谢谢

另类占tag致歉(毕竟带了点无关tag的内容)

附上链接:http://vote.weibo.cn/poll/138370622

手机党不方便点链接投票的话请翻一下评论,评论里面有链接,谢谢大家啦

(叶吴)夜访吸血鬼 01


诈一下尸,咸鱼的垂死挣扎……

想尝试一下稍微内容深刻点的题材
浅谈自己的微薄之见
不知道什么视角练笔之作
年龄差
少年叶×活了上w年的吸血鬼吴

00

我是个无名的三流小说家。

关于为什么我不火的原因,在于我是个想象力十分枯竭的人,我所会的只是用妙手回春一般神乎的不得了的美丽文字去叙述故事,但是现在的读者越来越挑剔,我的处境尴尬的就好比画风精美但分镜完全没有张力的漫画家,所以我的小说只能哄哄小姑娘,只能叫三流。

按照这样的人设真的很难不走偏,去成为个抄袭大家。但我一向是个很坦诚的人,不爱干这种事情,多亏了一个友人的提议,我才发现了个通向成名小说家的道路!

去收集真人素材并且加工成小说,这简直是不能更天才的想法了,还有一点很重要为了不能轻易跟人撞素材和梗,我决定去拜访一个绝对没可能有人知道的“人”。

01

说了我很坦诚,所以我不爱卖弄关子,这个“人”其实是吸血鬼,第一也是最后的一位吸血鬼,为什么说他是人也只不过因为他爱上了个人类,然后为了他成为了个人,虽然身体依旧是吸血鬼,但内心完完全全的同人类一般。

这种一看就很会受少女喜欢的内容简直不能更适合我了。

关于我为什么认识他…也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现在的我就走进了他的陵墓,敲开了他的棺材,跟他说明了来意。

他是个温柔的吸血鬼。

这个原本内心冰冷的吸血鬼在拥有了人类的内心后老好人的不像话,他听到我的请求之后也只是稍带着点微笑说道“这个故事大概不怎么动听”

但我想在就算在不好听你好歹也有个颜,随便写写加工一下还是能哄住小姑娘的,反正再差也不过三流写手。这么看来我的心态真的很难让我成为知名作家呢。

但在我强烈要求下他还是说了。

02

很久以前世界并不是这幅模样,那时候的大陆板块还没有开始漂移,还是一块大的不可思议的诸多板块集结的大陆。

大陆上有着不同的王国林立,势力最为强大的就是联合政府,包含了上百个国家的政府和数百万的军队联合不得不说厉害。

而世界政府之上还有更为超然的存在,十三英王。最早组建也是最早加入世界政府的十三个王国,因为他们地位的超然,统治者被称为英雄的王者,简称英王。

而吸血鬼所爱的那个人就是未来的英王,一位逃家的十二岁少年。

他那时策马而来,快如疾风,直直冲进了吴雪峰居住的森林,同时也撞进了吴雪峰的心里。

静谧的森林仿佛也因为了他的到来,时间开始了流动。那以后森林就多了许多生机,不再安静的仿佛是个死地。而吴雪峰冰冷枯涸的蜷缩起来的心,也渐渐舒活起来。

就连吴雪峰自己也没发现,他笑起来的次数多了不少。

03

少年的离家出走不是任何的意气之举,相反他一直怀着极为高尚赤诚的心来对待每样事物。他总有最优越的出身和最优秀的天赋,他自信是世界未来的主导者,他能听到万物的声音,他有着未来一定能成为强者的信念。

直到有一天他开始疑惑了,迷茫了。在之后便离家出走,决意自己追寻答案。因为他明白,除了亲眼出去看,否则不可能有任何的感想。

名为湖中天的未来英王住所,是极尽奢华的集结,是人间最美的艺术杰作。那里的生活足以让任何一位人忘掉忧愁,而叶修则是个意外,他的性格与这里的其他英王预备役格格不入。

他总是想的太多也太深了。教导他的学者总是这么感慨。他是个十分聪慧的人,以至于他的目光总是眺望向更远的地方,向着那未知的地平线,这让他与其他英王候选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但他又是优秀的,他无论在什么方面都总是最好的那一个。人们只能无奈的归咎于天才亦或者优秀者总是孤独的这一点上。

但他知道并不是这样的,只是因为他较这湖中天里的人清醒,然而清醒的人确实孤独又痛苦的。

哪怕是身处湖中天的时候他也听到了很多的声音,有痛苦的,有喜悦的,有悲伤的,有愤怒的…甚至还有连“声音”都发不出的。众生万象,林林总总,不外乎是喜怒哀乐,可为什么他听到的总是那么的揪心?明明这听到的都和以往就有的现象相差无几。

后面一位前来教导他的一名学者告诉他,他这是一种进步的,超越时代的思想开始萌芽。

那位温柔的女性学者说,我并不能直接的教您什么,只有您亲自去体会、去认识,您才会明白,才会真的得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您明白了真正的一切并且愿意付出,我想您应该可以带动现状的改变。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年轻的少年注视着面前年迈的学者,即使她脸上爬满了褶子,岁月践踏了她的容貌,可她的眼睛依旧像少女那样清澈而温柔。“我觉得你和我们都不同。”少年说。

“不,我和您一样的。我也怜悯着那些人们。”学者说。

少年深深的望了一眼学者,却没有再说反驳的话语了,像他这样心思通透的人,很难不知道她是在故意扭曲话语的意思。

“愿您的勇气总是给予你无尽的力量,而聪慧带给你无数的帮助。”女学者说完便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04

是这个时代的不对吗,未来的英王开始疑惑,他开始了思考,事实上他从未停止过对一切的探索和思考,可他还太年幼,又没有去亲眼目睹过这世间的种种,以至于他总是不得其解。

他总是站在湖中天最高的塔顶上眺望着远方,听着远处的风吹来的声音,想象着那里是什么样子。

后面他想,还是去亲眼看看吧。

于是他动身离开了湖中天。

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直至被湖中天的侍卫和女官们发现他消失的事情。

存一下旧图

自己私设的小裙子(名字是抹茶小姐!),当时画的很爽,开心^ω^

毕竟要想生活过得去,人生总要带点绿(喂!这是全绿了好不)

青藤蔓绕_三党停更:

诶,心疼我叶。

慕瑾:

排每一个字。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到现在,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叶喻)每天都给人鱼讲故事

‌ 其实文名和内容好像没什么很大联系。

失踪人口回归,为叶修2017.5.29生日贺文出分力
同时也祝自己六月高考大捷!

00

你的眼睛美丽的和大海一样。

01

某天渔夫打渔时,海上漂来了个大家伙。渔夫眼睛biu~一下的就亮起,想着难道是上天也不想让我今天如此劳累送来一条大鱼让我可以立刻回家吗。

漂过来后定眼一看,渔夫表示很失望,是条大鱼不错,可这大鱼还要加点修饰词,这是条人鱼。这种不能食用不能贩卖哪怕以上都能,出于道德渔夫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举动),看到了就有生命危险的物种,这么想想他还真是一点都不想遇到啊。

人鱼是闭着双眼浮在海面上的,似乎是随着海水的流动而来到这里的样子,渔夫不负责任的猜想。同时他打算不动声色的将船只开走,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发生。

要知道这些长相精致宛若上帝宠儿的人鱼,在个体战斗力上也可以毫不夸张的再夸赞一句像是被上天眷顾一般。光是那五秒钟可以毒死一头大象的毒素就足以让他们叱咤整个无尽之海了。

就在渔夫转头用心操纵船只开走的过程中,却惊讶的发现船只没动。他带着一件哔狗的神情回头望去,只那一眼,他的心便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果然不出他所料船被扒住了——就是那只人鱼干的。

人鱼用手抓住了船边,趴了上来,因为他手上使着劲灰蓝色的指甲显得十分的突出。他原本闭的紧紧的眼睛也睁开来了,那是双蓝色的眼眸,正朝着渔夫弯着眼笑了起来,就那一瞬间整个面容都开始生动起来。阳光照在他容光焕发的脸上,宛若坚冰初融,寒冬后的春意那样的动人。

渔夫想,真是糟糕的局面啊。

02

渔夫是感觉很不妙的,奈何对着的并不是同一种族也不清楚能否沟通。这种海上霸主,科普频道一般是建议见了就赶紧跑,当然找死的除外。可是现在的情况是那么的严峻,以下可列几点

一.人鱼似乎是只要身上是有脂肪的物种都不会挑剔,都可以列入食用列表。

二.船被人鱼扒住了,开不动了。

三.海中是人鱼的主场,全力前行的人鱼速度最高可达音速。

那么以下好像可以列出几个应对方式

一.放弃挣扎,等死

二.尝试用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来说服人鱼自己并不好吃,肉质口感很差(前提如果他听得懂能沟通)

三.跳船奋勇游上岸逃命(并不科学,具体原因参照上面列出的第三条)

渔夫表示,我想静静.jpg。

如果说现在的场景是rgp游戏的话,那么真的是无论什么选项都死路一条啊。渔夫开始在脑内给自己的遗书打草稿了。

03

人鱼盯着渔夫,脸上还是带着(*´︶`*)的笑容,大概因为脑回路搭不上一根线所以压根不知道,哪怕他笑的那么温和,换做任何没有偏见的人看到都会感觉如沐春风。可是在渔夫的脑内宛若催命的死神。

渔夫实在是不忍再想象自己被拆食入腹,于是毅然决然的说“你要杀要剐直说就是,不用这么磨蹭。”

人鱼浅蓝色的眼珠随着渔夫因激昂而动作的双手转了转,笑着说“你不用剐啊,又没有鳞片又没有羽毛,只有这层皮。”

渔夫:果然是想吃我。

我果然还是做不到坐以待毙啊。渔夫想着一船桨打过去,直接将其拍中。

而人鱼保持着笑容,只是现在这个情景下看起来微妙了许多。而那船桨竟然在拍上人鱼头的那一刻瞬间断裂。

渔夫:∑( ̄□ ̄;)

人鱼: (*^v^*)

就维持着表情这么对望了许久,人鱼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忍俊不禁的笑了,那是一个比他之前任何一个笑容都更为生动的笑容,露出了口洁白的牙齿“你真以为我要吃你吗,真有趣”

渔夫反倒冷静了下来,仔细想想最差反正不过一死被它(因为并非是人类所以渔夫并不想使用他这个字)吃进肚子里。于是他说“那你不吃我,抓着我不放是想干嘛。”

04

“我想听岸上那些美妙的故事和诗歌。”人鱼说道,同时它将手里面的一本书举起来——《安徒生童话》。“可是之前遇到的人看见我的第一瞬间都跑了。”

渔夫冷漠脸,感情你还是个人鱼文青,所以你刚才那个登场是copy睡美人吗。说起来那些人在海里是怎么跑的过你啊喂,别忘了你们人鱼海中最快可达音速的设定啊,这么让人跑了真的好么。

“然后我在想是不是因为遇见我的时候第一印象不太好,所以我想温和一点大概人类更能接受吧。”人鱼说。

“我觉得这是种族不同带来的影响,哪怕第一眼多么惊艳也没用。”渔夫说着,默默地收起了那个烂掉的船桨,并开始思考只剩下一个完好的船桨该如何划回岸上去。

“你说惊艳,那你刚才是被我惊艳到了吗”人鱼兴致勃勃的问道,重点似乎完全没有领会到。

渔夫胡乱的嗯了几声,继续思考人生去了。

“你这么直白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啦,不过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呢!”人鱼说着,对渔夫眨了下右眼。

“我叫喻文州,你呢?”

“…叶修”

05

渔夫还是平安上岸了,这还是得多谢这位热心的人鱼帮忙。同时他也知道了为什么人鱼说它之前遇到的人类全逃跑并成功了。

这条人鱼的速度也是慢的令人发指,它推着着渔夫的小船一边和他聊着天一边游泳前进。

可渔夫却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了无比的轻松和快活,甚至于希望这个时间能够再慢下去慢下去。甚至于停留在此刻,人鱼对他一笑之中。

06

接下来的相爱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渔夫会每天驶来自己的小船,给人鱼带来岸上那些美妙的诗歌和故事。人鱼会每天在那里等待直到渔夫到来,心中每一刻都是喜悦和期待的。

他们的相处是那么的短暂,只有白天的时候才能相拥缠绵,夜幕到来的时候只能依依不舍的分开,等待下个白天的到来。

每次人鱼推着渔夫的船,总是希望自己能在游的慢一点慢一点。就让时间定格在渔夫吻上他的那一刻多好。

如果能永远不分开就好了,人鱼想。

07

今天天气十分的不好,暴风雨来临了。渔夫还是坚持着出海去与人鱼相会。他想如果他不去人鱼在那里等久了怎么办,这样的天气,他受伤了怎么办。

却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更加危险的处境。众人都在感慨渔夫怕是疯了这一出海基本上是回不来了。

08

渔夫的船翻了掉进了海里,他在海浪中挣扎着,可这一切都是虚妄的,比不过无常的大海。

大海平静时是静谧的,就连那波澜的起伏都是带着种安逸的美。而它愤怒时是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扑袭而来,愤怒时同样也是美丽的,但它又是场灾难,这种美在生死攸关的时候难以领会。

它是颗美丽的蓝宝石,它的颜色是流动的,没有固定的。深海是沉稳的深蓝色,浅海是泛着温柔的碧蓝色,而这一切都像极了他心上人的双眼。

他死在大海里,也只是死在了去见它的路上,死在了它的双眼里。

09

遗憾的是渔夫并没有死去,人鱼像海的女儿里面的人鱼公主救起她喜欢的王子一样救起了渔夫。

“真是的!暴风雨的天气你也敢出海!”人鱼责备道。

“可是如果你没有同样在那里等待的话,那你又是怎么救起我的呢”渔夫笑了笑。

人鱼这么一想,也觉得自己的责备很站不稳脚,只能暗暗的生气。

“别气了,你救起了我,我就只能像故事英雄救美那样以身相许了。”渔夫哈哈的笑着说道。

“那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10

从此渔夫有了个专属的推船工,而人鱼也有了它专属的山鲁佐德(一千零一夜中为国王讲诉故事的少女)。

但他们之间的故事绝不是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就能讲完的,他们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番外

11

其实从第一次渔夫的船桨坏了,给渔夫推船的时候,人鱼就故意游慢了。

人鱼在大海里哪有这么慢的啊,都是想和你相处的更久一些啊。

12

人鱼很喜欢海的女儿,但它不喜欢结局。

它兴致勃勃的说“如果是我,得不到也要让他属于我。”

渔夫在一旁默默擦了擦自己的冷汗。

13

有天,渔夫问道“假如换一个人给你讲故事,你会像爱上我一样爱上他么。”

人鱼笑着说“可能会啊。”心里想,傻,怎么可能,连最初的相遇都是别有用心的策划。喜欢听故事不假,但更重要的是那个讲故事的人是喜欢的才最重要啊。